朋友让我去当荷官

朋友让我去当荷官要知道,Titans最快的比赛记录也才二十五分钟,而且还是在对手后期投降的情况下。两场比赛都没有太精彩的地方,爻森也还是看得十分专注。按照正常的逻辑来分析,NL第二局能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巴西的队员失误了,那么第三局输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。爻森也早有准备,沈佑想玩伏击他偏不玩,逼得沈佑逼得死死的,最后被几颗爻森事先准备好的手雷逼出来和他对枪,依旧不敌爻森的正面攻击力而出局。爻森也早有准备,沈佑想玩伏击他偏不玩,逼得沈佑逼得死死的,最后被几颗爻森事先准备好的手雷逼出来和他对枪,依旧不敌爻森的正面攻击力而出局。

朋友让我去当荷官爻森点点头:“他们队长应该是个狠角色。”现在Titans的比分已经和眼镜蛇扳平,最关键的决定第一轮胜负的第三局比赛里,眼镜蛇转攻为守,稳妥地和Titans拼游击战和狙击,这种打法非常耗费选手的精神集中度,双方都失去了三名队员后,场上还剩下爻森和沈佑两人。自从NL和巴西队的那场比赛结束之后,网上关于“NL”这两个字母的搜索率爆炸性上升,电竞圈里一片热议,对NL的关注度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不管是职业选手还是业余爱好者们纷纷讨论着这支黑马。程睿的眼睛里划过一瞬间的诧异,看上去似乎是没想到爻森会亲自来看自己比赛。但那分惊讶很快便消失了,他的神色又平静了下来。章节目录 第58章爻森在选手通道等到诺亚方舟出来,上前轻轻抱了抱邵涵,和他说了声恭喜。邵涵看爻森的神情便知道他肯定也赢了第一轮,微微笑着说:“你也是。”第一局的比赛节奏不快,巴西这支队伍是求稳的打法,NL的表现也中规中矩,第一局不太出人意料的输了。比赛结束的一刹那,NL的比分变为了1-0,全场的观众在数秒的寂静之后掌声雷动。爻森盯着大屏幕上的比分,微微地皱起了眉。

朋友让我去当荷官一旦前两局没有队伍拿到双赢,第三局开始之前便有个两分钟的队内战术布置时间。爻森坐的是赛场特意为其他观战的参赛选手预留的席位,距离台上的比赛队伍很近,完全可以看清每个队员脸上的神情。中午,一行人在赛场附近的一家麦当劳吃饭,王宇锡一边吃着汉堡一边讶异道:“真的?NL有这么厉害?”邵涵:“你看你想看的吧,我都可以。”沈佑:“决赛再见。”程睿在第三场的表现极富爆发力,在被包围的情况下打了一场精彩的反击,显然是在预选赛中对自己的水平有所保留。众人都在猜测,他的实力究竟如何,又可以率领这支年轻的队伍走多远。程睿在第三场的表现极富爆发力,在被包围的情况下打了一场精彩的反击,显然是在预选赛中对自己的水平有所保留。众人都在猜测,他的实力究竟如何,又可以率领这支年轻的队伍走多远。他沉默地望着爻森,后者对他微微笑了笑。第一局的比赛节奏不快,巴西这支队伍是求稳的打法,NL的表现也中规中矩,第一局不太出人意料的输了。程睿的眼睛里划过一瞬间的诧异,看上去似乎是没想到爻森会亲自来看自己比赛。但那分惊讶很快便消失了,他的神色又平静了下来。

上一篇:深海懦妇号潜水器返航 挺远深海再删大年夜国重器

下一篇:为挨制下兴寂静国庆假期 雄安新区三县多么做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